张一鸣想低调,很难!
2018-01-04 15:27:1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来源:新浪科技

“心中无敌”的程维,数天前的12月21日,刚刚宣布获40亿美元融资,预计估值500亿美元;

“树敌无数”的王兴,2个月前的10月,也刚刚宣布完成一轮40亿美元的融资,估值300亿美元;

12月上旬,外媒The Infomation爆料,今日头条正以300亿美元或更高的估值寻求融资,目前已经开始与一些投资者进行接触。对此,今日头条“不予置评”。

2016年在乌镇一起喝茶的三个人:程维、王兴、张一鸣,一起聊天,一起火了,也一起卷入了舆论的漩涡。

2017年,TMD(头条、美团、滴滴)继BAT之后,成为了江湖上的热点话题。

这一年,张一鸣的老乡和前老板王兴,因为采访的“高调”,跟阿里巴巴算是公开“掰”了;也因为不停跨界餐饮、外卖、旅游、酒店、出行等领域,王兴被认为“树敌”无数。

这一年,张一鸣的同龄人、满脸胶原蛋白的程维,因为美团点评进入网约车市场,直接摊牌说“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,但也未必是最强的”,“尔要战,便战”。

这一年,张一鸣在头条号之外,孵化出了悟空问答、西瓜视频、抖音视频等等,也和王兴一样被认为“侵占”了很多人的地盘,包括百度、腾讯、新浪微博、秒拍、快手、知乎……

低调、低调、低调!

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,今日头条的人这样说。风口上的张一鸣,高调不是他的风格,但想低调,很难!

谈理念和边界:不做O2O,也不造车

今日头条到底像谁?跟腾讯、搜狐等新闻客户端是同类产品?“很多人对今日头条有认知偏见。”今日头条的高级公关总监杨继斌说。

关于这个话题,张一鸣这样解释:

“类比的好处是好理解,缺点是不准确。偷懒的做法是使用并局限在类比;认真的习惯(是)尽量少使用,做冷启动。”11月25日,张一鸣在朋友圈这样说。

张一鸣一直在强调的“理念”到底是什么?当今日头条从资讯涉足到视频、问答等领域时,边界又在哪里?

张一鸣跟王兴一样,信奉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理念。

张一鸣说,最早贝索斯有一个三原则,第一条顾客需求驱动(Customer demand driven),这个理念挺好的。这句话说起来很稀松平常,但是知道和理解,再到跟你的企业文化结合,这中间的距离还是蛮大的。

很多人做市场分析是这么找蓝海的,这个没人做,那个又没人做,我这儿有一块蓝海,其实那都是从概念上推导的。我们关注用户需求和价值创造,这个可能更重要。

今日头条什么不做?张一鸣说,不做O2O,也不造车。

O2O是美团点评王兴的地盘,还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;造车,可能是滴滴出行程维的地盘,也是百度的地盘,还有腾讯的参与。

张一鸣有一个观点:

谈站队和竞争:你们觉得“抱大腿”好还是不好?

在新生代的独角兽巨头中,张一鸣和今日头条是唯一没有站队的。当美团点评的王兴彻底站在了腾讯阵营、当滴滴出行的程维也基本站在腾讯阵营这边的时候,张一鸣选择拒绝。

在乌镇,张一鸣被问到为何不抱BAT“大腿”时,张一鸣笑着反问,你们觉得“抱大腿”好还是不好?

张一鸣说,未来有很多可能,无论BAT还是TMD(今日头条、美团点评、滴滴出行),过两三年可能就会发生变化。因此,与其关心所谓的派系格局,不如做好自己的产品,尽可能满足用户需求,尤其是在别人做得不够好、还有进步空间的情况下。

关于站队,张一鸣一定比任何人考虑得更加深刻,因为直接涉及到未来发展,甚至是生死。

早在2016年7月有传言称腾讯要“收编”今日头条时,张一鸣认真地发了一封内部信,时隔一年多之后再来看看。现节选部分:

仔细看这封内部信,里面饱含了张一鸣这个男人的野心。

时间转到2017年,今日头条屡次传出要被“三巨头”中的腾讯或百度收购,特别是今年8月,一则“百度洽购今日头条”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。不过,张一鸣的态度一如既往。

在乌镇,当被问到TMD的格局和力量影响时,张一鸣说:

犀利君相信,如果不烧钱,如果不是竞争残酷,需要流量,“站队”不是一个好选择。对美团点评的王兴和滴滴出行的程维而言,大量烧钱,还有资源流量对接,“站队”的选择合情合理。

而张一鸣,理性的他没怎么烧钱,就像去年11月在央视《对话》节目中说的那样:“今日头条做的都不是烧钱业务,无论投资短视频,做线下广告投放,前提都是在不烧钱的情况下进行的投入。”

谈标题党和AI算法:很多人私信问,为什么审核不过?

“我的头条号收到最多的私信,为什么我的审核不通过?为什么说我标题党?我们确实是审核最严的。”谈到标题党和机器算法,张一鸣这么说。

从今日头条的阅读量来看,分布非常长尾。张一鸣说增加了“粉丝”,怎样让文章的流量受标题影响越小,通过关注关系的分发占比提高,这能很大程度解决这个问题。今日头条除了加上智能推荐,还要加上智能社交,也是想解决这个问题。

谈到今日头条的社交化,张一鸣的看法是:“社交跟收入没有关系,我们认为社交也是一种信息分发方式,推荐是,社交也是,搜索、导航都是信息的分发方式。从完善用户体验的角度,社交有利于强化优质作者的品牌效应,我看到你的文章就愿意点,而不是我看到你的标题就愿意点,因为我过去信任你。”

说到AI,张一鸣说:“我是不好意思谈了,大家都谈。”

和内容结合,张一鸣提到了抖音。他说:“AI技术更有利于创作,在抖音上有什么AI?快速给自己戴一个眼镜、帽子,这个就需要AI技术。要把你的脸识别出来,实时贴上特效。”

表面上看抖音可能是一个短视频应用,其实对AI技术要求非常高。它在客户端要进行实时处理,必须在25毫秒内完成人脸识别、加入特效。

试想如果拿传统相机拍,就没这么好看,用抖音拍无论是美颜、换背景、加道具还是手势识别,对用户来说都变得更容易。

因为AI,张一鸣有了更大的野心。看看他前几天的演讲:

谈上市:没有计划,真的没有考虑

在今日头条的版图里,除了“头条号”跟公司名字相关,其它的西瓜视频、抖音、悟空问答等等,看起来,没有一个跟今日头条有关,起名字有啥玄机吗?

张一鸣说:

布局了这么多,今日头条有上市计划吗?选择哪个板块和市场?

“没有上市计划。”张一鸣说。

“假如上市呢?”有人问。

“确实没有上市计划,真的没有考虑。”张一鸣说。

程维在《财经》的采访中谈到了柳青,柳青在很多维度上帮助滴滴打开了国际市场。而张一鸣有柳甄,两位柳氏姐妹都有着深厚的人脉和国际视野。国际化是今日头条未来的路径图,正如张一鸣所说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